麻豆传媒映画合集在线播放

By admin666 | 2021年9月16日 | 未分类

张广泗听到岳钟琪这番话,却是眼前一亮,便望向了舆图仔细看了好一会,方才缓缓凝声道:“大人想打宜昌,莫不是要取道施州卫?”

“有何不可。”

岳钟琪的神色依然淡淡的,似乎心里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因此才信心满满。

“可是大人,施州卫地形您也是知道的,若是楚逆在施州卫有所准备,咱们不仅没办法从施州卫取得突破口,反倒是有可能蒙受损失…….”

蔡珽脸上带着几分犹豫,尽管对方是总督,可是在这种军国大事上,他蔡珽自以为也不能不说两句。

一旁的张广泗虽然没有出声反驳,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已经透露了他的想法,那就是从施州卫取道并不可行,关键就在于施州卫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方。

施州卫,即施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位于川鄂交界的地方,早先归属于四川,后来才被划到了湖广都司,并于洪武十四年设立了施州卫。

与其他诸府不同,施州卫更多是一种沿袭前明的军事架构,在军事上的色彩更加浓重了些,用来镇慑鄂西各级土司,而在行政上主要负责控驭鄂西各民族。

在复汉军起兵之后,施州卫并非从一开始就纳入了到了自己的管辖范围,而是用一种冷艳旁观的态度对待,原因便是施州卫内部错综复杂的土司结构,但是即便是清廷,在对于施州卫的问题上,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人人都知道,施州卫是一个险地,从前明施州卫建立开始,曾经连续几十年里,屡屡有鄂西土酋相继发动叛明动乱,像洪武十四年,洞酋覃芳诸攻破州城,知州李才、同知孙同明、州判王杰等被杀,可以说从上到下几无幸免。

后来施州卫又出现过几次土酋叛乱,像洪武二十年时,桑植土千户夏德忠叛明,北上攻破施州,知州胡士能被害,又一次造成颠覆施州的惨剧。

尽管叛乱最终都被平息了下去,可是鄂西土司的实力都还在,因此尽管在明太祖时期屡屡动兵,可是没有彻底镇压鄂西土酋,自然也就无法实行郡县。到了成祖士气,出于对鄂西深山腹地地形地势的特殊性,还有鄂西土司实力的考量,终究还是以土司制度为主。

早安!早上好心情

而如今即便经历了清廷几十年的治理,施州卫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官府的力量始终无法渗透进去,再加上当下地势严峻,一直都没人敢走这条路,连同复汉军这一次都没有从施州卫出发。

“二位多虑,此行大军路线本督已经命人探察,想来这两日就有了结果,这一点本督倒是不用太担心。”

岳钟琪并不是一个容易被人劝服的人,就连在雍正皇帝面前,他都有自己的一番主张,更不用说属下的劝告了。

张广泗见岳钟琪意见已定,也就不再相劝,而是开始从实操层面给出了建议,“督宪大人,若是要走施州卫的路线,当地的守军还是要考虑进去。”

施州卫目前的守军在名义上还是挂着清军的旗号,可不管是岳钟琪还是张广泗,心里都明白眼下的施州卫清廷根本插不进去,跟土皇帝其实也没啥区别,因为那里的所有绿营兵,还是其他的武装,都是土司势力。

“施州卫大概有五千人左右,其中一部分属于那些卫官,像卫指挥邓庆、还有指挥佥事黄永这些人,不过他们手里的兵力顶多也就八九百人,其余的基本都是酋阳的冉氏和石耶等司的杨氏、田氏、许氏这些土司世家的兵。”

蔡珽相对于这两位来说,他在湖广和四川当官的经历要丰富很多,因此对于这些还算是毕竟熟稔,却是一点点将目前的状况讲了出来,随后又担心道:“想要从施州过,最主要的就是跟土司达成合作协议,如此一来我军便可隐蔽地穿过施州,抵达宜昌。”

岳钟琪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蔡大人所说正是本督所想,本督早已遣人去施州卫,寻访各大土司家族,以为共谋。”

听到岳钟琪这番话,蔡珽却是心里一惊,他没有想到这匹岳家千里马竟然心机如此深重,为了今天竟然已经在施州卫经营许久,看来此人倒不是仅靠家世和皇帝的信任。

“既然二位再无异议,五日后我军出成都,过潼川、重庆以及酉阳州,半个月后进施州卫。一旦通过施州卫,便全力进攻宜昌,截断楚逆大军后路!”

岳钟琪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他心里其实挂念的还是再一次跟复汉军交手的机会,尽管眼下的对手不是宁渝,可是也足以洗刷当年的耻辱了。

………..

随着清廷与宁楚在西南的多番动作之下,西南之战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期,双方在四川、贵州二地争相厮杀,清军集结各方势力大约在十八万人左右,而复汉军西南集团军也拥有九个师加上一个旅的兵力,也有近十万人之多。

“轰隆——”

都匀府,位于贵阳府南面的另一处屏障,清军在这里布置了五千余人的兵力,因此在受到了许明远的第五师进攻时,依然选择了顽强抵御。

“以五千清军就想守住都匀?哼,实在是异想天开。”

许明远手里举着千里镜,望着远方在炮火中颤抖的都匀城,脸上有一丝不屑,不过他不屑归不屑,可是在打仗的时候也是一板一眼,打算用硬实力直接压垮城里的清军。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群穿着红色军衣的汉子,其中一部分是师属参谋,而其他几人则是各团团长,众人的神情里有些振奋,无论怎么说,这一路建功立业的机会总算到了。

不断的轰鸣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那一颗颗黑色的弹丸被发射到天空中,然后在都匀的城头上制造出了一片片血雨,只是都匀的守军却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姿态,在弹雨中苦苦死守。

不知过了许久,一名传令兵却是急匆匆从帐外进来,随即便呈递了一封军令,“启禀师长,程副使命令我师与三天内拿下都匀,赶到贵定与第一师和第三师汇合。”

“哦?”

许明远听到这话却是来了兴趣,他接过了军令后,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不由得大笑道:“诸位,咱们第五师可是来活了…….”

“师长,到底是……”

第五师所属的几名团长脸上有些惊讶,他们还没见过自家师长这般大笑过,甚至有些过于兴奋了。

许明远恢复了平静,随即环视众人,低声道:“鄂尔泰所部已经汇聚在了安顺,甚至还有土司兵,而贵阳眼下只有不到三千人……你们应该明白下这意味着什么吧。”

众人眼里出现了一片火热,他们当然明白这里面意味着什么…….贵阳乃黔省首府,也是清军后勤要地。其次,一旦占领贵阳,就能将大半个贵州给截断下来,到时候贵阳以东诸府基本不战而降。

更关键的是,在西南一局棋上面,由贵阳北上,过永宁州、泸州以及资州,便可以直接打到成都府去……无论怎么说,战局的关键所在依然是四川,一旦复汉军的这几个师北上四川,等于是在岳钟琪的眼皮子底下插上一把刀。

到了那个时候,鄂尔泰要是不玩命夺回贵阳,他如何去见岳钟琪?如何去见皇帝?甚至可以说,西南之战就赢输了一大半了。

毕竟无论黔省打得多么热闹,那都是配合进川之战,若是没了四川的屏障,滇黔二省也就无险可说,打起来不要太轻松了。

许明远自然懂得这个战略意义上的问题,其实这也多亏了郭定安,在泗州一战打得太好,一下子就灭掉了岑家,也在某种意义上吸引住了鄂尔泰的注意力,成了真正的香饵。

现在十二师守在罗甸城下,也是在给鄂尔泰看的,想钓鱼可以,得先抛出鱼饵来,没有鱼饵他们是不会上当的,就比谁的耐心更好了。

说起来,之所以促成眼下的局势,其实已经跟鄂尔泰关系不大了,纯粹是双方目标的差异,导致眼下的这种被动情况出现,而鄂尔泰已经深陷局中,难以自拔了。

“第一团为主攻先登,第二团和第三团掩护,火速攻坚都匀,我希望咱们今天的晚饭,就在都匀城内解决了!”

许明远握紧手中的千里镜,心思却是已经飘到了贵阳。

“轰隆——轰隆——”

“杀!”

炮火声与喊杀声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复汉军所发起的攻势也开始了,对于城上的清军而言,却无异于死亡的临近。

对于目前的复汉军而言,攻城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毕竟在经验上已经相当丰富了,各种拔城的能力,足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都匀这种小城。

到了下午,复汉军先头部队已经登上了都匀城墙头,而清军则是慌不择路地溃退了下去,就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越来越多的复汉军在火力的掩护城,成功实现先登,而清军也基本退下了城墙,守在了城内。

双方打到了这个份上的时候,清军的溃势基本上已经注定,作为守城的清军总兵王直而言,他也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信心,便率领自己的部下,直接投降了复汉军。

都匀府陷落的消息并没有在那么快传到鄂尔泰的耳朵里,毕竟许明远针对清军哨探的猎杀也是非常持续的,因此趁着时间还算宝贵的关口,许明远率领了自己的第五师,急匆匆地赶往了贵定。

而贵定作为贵阳的门户,本身也不是什么坚城,在赶来的第一师和第三师的夹攻下,几乎连半天的时间都没有坚持住,便宣告了陷落。

等到第五师赶到贵定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初五了,而对于鄂尔泰来说,他也汇聚了土司的五万土兵,连同手里的两万清军,合计七万人马,他再也不愿意继续等待,而是选择了直压罗甸,意图来一个里应外合,击溃在罗甸城外的复汉军。

在得到安顺清军异动的消息时,却是一下子将岳凌峰给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终于明白郭定安为什么要在这里大兴土木了,他从一开始就在防备着鄂尔泰的大军南下!

双方的暗牌虽然都在不断挑开,可是相对来说,复汉军一直掌握着主动权,因此对于情报方面的运用和压制,一直都比清军强出许多,也就造成了目前复汉军在局势上的主动。

就像在贵定之战后,复汉军有意封锁了消息,以致于目前的清军还没有收到贵定的消息,唯独贵阳的守军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偏偏派出去的探子,都被复汉军的哨探给猎杀了,除了知道贵定不对劲之外,并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说到底,双方的差距逐渐体现在这些还不起眼的地方上,并不仅仅只是武器装备的问题,可是对眼下的清军而言,他们更难以承认这种因素,因为一旦承认,就是说明自己的人也不如复汉军的人。

等到鄂尔泰大军抵达了罗甸城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复汉军的阵线发起了进攻,而是带着贵州巡抚毛文荃和几个总兵,去观看复汉军的阵型。

“大人,似乎有些不妙……何世吉没有说实话……”

贵州巡抚毛文荃脸上有些不愉,在提督何世吉给到他们的消息里面,并没有复汉军在罗甸城下的防务信息,可是当他们一看,却是有些傻了眼。

层层叠叠的壕沟,再加上铁丝网,却是将复汉军目前的阵地给拦了个严严实实,不要说清军去进攻复汉军了,就算复汉军出来进攻清军都很麻烦——可是何世吉却说他是经过苦战才守住的?

鄂尔泰一边看着复汉军的阵地,脸上的神色也逐渐阴沉了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过于相信何世吉了,眼前的情况几乎在告诉他,从一开始复汉军可能都没有考虑过打罗甸,完全是何世吉自己在自吹自擂。

何世吉光是自吹自擂还不够,他还说复汉军至少有两个主力师在这里,可是复汉军两个师一直守在罗甸,根本没有发起进攻,这让鄂尔泰更怀疑了几分。

“复汉军的主力绝不在这里……咱们上当了!”

鄂尔泰捏着千里镜的手几乎在颤抖,他忍了又忍,才没有直接冲进罗甸城去将何世吉的狗头砍下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