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你的牛肉干,今生与你作伴

2020-08-22 13:22:03

他和她第一次肩并肩,看电影。她二十岁,他二十二岁。明白地记得影院门前偌大的宣传画上,《滴血薄暮》的影片名分外夺目。

n

影片开始前,他在百货市精挑细选了两包袋装牛肉干,一人一包。并肩而坐,她拿着那包牛肉干不知如何是好。影片中的情节已不紧张,也都忘记。她始终在为怎样在他眼前吃掉牛肉干而感到茫然。头一回与男孩并肩而坐,局促而窒息,更况且是吃呢!她怕她不能正确地撕开牛肉干的包装而难堪,还怕没有纸巾擦试弄脏的手,更怕他看到她狼狈的吃相。她总是目不斜视的假装看影片,脑里却满是一派如丝如麻的妙想天开。

n

他小声地问他:“你看影戏怎么那么认真?宛如在听传授的讲座一样,全神贯注,目不斜视。”她轻轻地低下头,浅浅地笑。实在,只有她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和频率。

n

他总是寂静地偷看坐在身边的她,窃窃地用眼的余光窥视她的一举一动。但是,整场影戏,她始终丝毫未动。借着薄弱的灯光,他好想好想去握住她葱白般的小手——那双不停握着一包牛肉干的手。

n

过了一下子,他又警惕翼翼地问:“你不喜好牛肉干的味道?”

n

“嗯。不,挺好的。”她紧张地答非所问,像一头吃惊的小鹿。

n

他于心不忍,感觉本身像一名追赶小鹿的猎手。于是,放弃了想握一握她手的动机,知趣地也专注于影片,不再看紧张含羞的她。

n

从那刻起,他悄悄在心中立誓,要好好掩护她,等待她,一生一世。

n

牛肉干味道不错。我帮你撕开?”影片中场换片时,他征求她的意见,很有助人为乐的侠义之美。

n

“不,不用。”她躲闪着,牛肉干掉到地上。弯腰捡时,他的大手遇到了她的小手。她的脸腾地红了,羞涩地稍稍将身子歪向他的另一侧。

n

他把在地上的那包未开启的牛肉干留给自己,把自己那包纤尘不染的牛肉干递给了她。大概她真不喜好牛肉干的味道。他乃至悔恨来时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大概她喜好果脯和瓜子之类的小零食。

n

牛肉干的味道和他身上的味道混淆在一起,萦绕着,她有些眩晕,更有些痴迷。

n

那包牛肉干在她的手中牢牢地握了一小时零四十五分钟,她不停没舍得吃,直到影片完了。寒冷的冬季,她的手中有细细的汗渍。回家后,她写了一篇长长的日志,记载下了点点滴滴的感觉,不停折腾到深夜。妈妈再三敦促她熄灯苏息,她才依依不舍地合上了厚厚的日志本,拥它入眠。

n

今后以后,她爱上了牛肉干,爱上了牛肉干的味道。

n

很多年后,他和她带着他们十岁的女儿一起去豪华影院看《好汉》,又一次谈起那场影戏,谈起那包牛肉干

n

他迷惑不解地问她:“其时,你为什么不吃那包牛肉干呢?”

n

人到中年的她仍旧羞涩,说:“我妈说,吃人家的嘴短,不能要男孩子的食物。”

n

他狂笑不止……

n

原文来自:http://nrg.99114.com/article1/91696806_8.html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