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户牛 肉”偷运入沪链条首曝光

2020-08-13 15:40:00

 

上海市面上究竟有没有正宗的“神户牛肉”?那些入口即化、香而不腻的顶级食材传说,又有几分真实,几分演绎?对于好此一口的沪上“老饕”来说,这一直是一个问号。

  日本是高档牛肉的产地,同时也是疯牛病和口蹄疫的疫区。为了保护我国民众的健康安全,从2001年开始我国全面禁止进口日本牛肉。但因广受追捧而带来的暴利,或真或假,10多年来“神户牛肉”的大名始终未绝于耳。

  今天,上海公安与海关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上海首次全环节打掉一个走私和销售日本和牛肉犯罪集团的经过。两年内至少100吨日本和牛肉经过种种伪装辗转多国来到上海,走私链条专业得让人咋舌。

  卖禁品的日料店

  今年3月,外滩华尔道夫酒店发生婚宴宾客疑似食物中毒事件,当时的菜单上赫然写着:“灵芝菇煎神户牛肉”。尽管被监管部门调查之后,酒店方很快将其更换为“灵芝菇煎澳洲牛肉”,但由此引发的媒体关注持续了很久。

  事实上,近年来“神户牛肉”作为一个暧昧的菜式,不时出现在沪上很多高级餐饮店和日式料理店的菜单上。法之禁令敌不过销售暴利,这些商家总会在似是而非、遮遮掩掩中找到一些“打擦边球”的机会。

  为此,公安和行政执法部门不断加大打击力度。去年10月,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总队获得一条重要线索:长宁区仙霞路上一家名为“乡家”的日料店,公然销售“神户牛肉”,而且数量惊人,除了自己烹制出售,还转卖给其他知名餐饮企业。

  这些“日本和牛”真的来自日本,还是把国产牛肉改头换面欺诈消费者?警方与海关缉私部门立即组成联合专案组介入调查。

  围绕“上海乡家酒吧有限公司”,通过连续多日24小时侦查,公司法人徐某、工作人员陈某和日本人寺田进入警方侦查视线。专案组发现,这三人经常会在凌晨时分赶往浦东或虹桥机场的仓储场所,接收从云南昆明一名郭姓男子发来的名为“火腿”的货件。然后通过途中调换车辆等鬼祟手法,将货件运往浦东、松江地区的冷冻仓库。

  通过进一步蹲点守候,专案组发现这些存放于冻库的“火腿”实为牛肉。这些牛肉除了“乡家”自用,还大量销往本市一些批发市场和峰井料理、上海卓点食品销售公司等餐饮、食品企业。

  徐某、陈某和日本人寺田只是上海的销售者,牛肉的源头究竟在哪里呢?警方进行了大量调查,结果发现这三人均是日本“东藏株式会社”成员。受“东藏株式会社”经营人山内的指派,负责日本走私来沪的“日本和牛”的提货和销售工作。

  那么,这些牛肉是如何骗过海关,成功登陆的呢?

  一块牛肉五国游

  “为了把这些牛肉走私到上海,这些犯罪嫌疑人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总队副支队长钱洪伟今天告诉记者,一块“日本和牛”最终端上上海人的餐桌,可谓是跋山涉水,不仅经过了多次伪装,还先后辗转了日本、柬埔寨、泰国、老挝等多个国家。

  据钱洪伟介绍,日本人山内经营的“东藏株式会社”主要从事进出口食品贸易,包括海鲜、牛肉等。因为柬埔寨没有对日本牛肉的进口禁令,山内在日本采购牛肉之后,先通过外贸的方式出口到柬埔寨。在柬埔寨,将有日本文字和品名的外包装拆除,仅留下内包装和一个10位数的条形码。别小看这条形码,这可是这些牛肉能够卖出高价的重要因素。“通过这个条形码,可以在网站上追溯到这块牛肉的所有信息,包括产地、屠宰地、属于牛身上哪个部位、重量、级别等等。为他们在牛肉进入中国后继续转卖提供了依据。”

  重新包装的牛肉随后被转运到泰国清莱,在这里等候的犯罪团伙成员成都人杨某负责采购大量水果,然后将牛肉夹在水果里装入集装箱,再转运到老挝。

  此时,犯罪团伙派出在云南昆明经营“鸿程报关有限公司”的郭某,以水果名义报关,通过陆路运输的方式,将牛肉通过老挝的磨丁口岸运进我国云南的磨憨口岸,将水果廉价处理后,牛肉经西双版纳、昆明,以“火腿”的名义空运到上海。

  十倍暴利上餐桌

  掌握了犯罪团伙的主要犯罪脉络后,专案组报请公安部协调云南省公安部门联合开展侦查打击。公安部对此案高度重视,立即安排专人统筹指导此案侦破。

  今年2月底,春节假期刚刚结束,专案组派出了由公安、海关缉私人员组成的外调小组,赶赴云南昆明调查云南人郭某,在云南省公安部门的大力协助下,专案组获得一条宝贵线索:3月18日至23日,郭某将为“东藏株式会社”走私7670公斤日本和牛肉入关。

  这是一个很好的抓捕时机,专案组当机立断,于3月25日下午组织近百名警力联合市食药监局在上海、昆明、西双版纳等地同步开展抓捕行动,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并在本市浦东、松江等区的仓库窝点查扣涉案牛肉约13吨。

  遗憾的是,犯罪团伙的首脑山内非常狡猾,他虽然经常往返中、日两国,但始终不会与涉案牛肉同时入境,以避免“人赃并获”。目前,对于犯罪嫌疑人山内的抓捕仍在进行中。

  “这些牛肉在日本当地采购约200到400元每公斤,但到了沪上的餐桌,100克就要300元,翻了10倍,可谓暴利!”钱洪伟告诉记者,据涉案犯罪嫌疑人交代,“东藏株式会社”从2013年10月开始从事走私“日本和牛”入沪的犯罪活动,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至少成功将100吨疫区牛肉走私入沪,总涉案金额达人民币数千万元。

  首次全环节

  打掉走私牛肉团伙

  据警方介绍,此案是上海公安、上海海关联合侦破的首例非法销售疫区走私牛肉案件,也是上海首例全环节侦破的非法走私、销售疫区牛肉案件。

  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总队副支队长钱洪伟告诉记者,此前上海虽然也曾查获没有检验检疫合格证书的牛肉,但因为来源不明,无法判断是否来自疫区,往往只能以行政手段对销售者作出处罚,追究刑责存在障碍,而且惩处力度在巨额获益面前显得微乎其微,无法达到真正的警示和惩戒的作用,这也是真真假假的“神户牛肉”不断出现的重要原因。

  钱洪伟认为,此次全环节摧毁这一走私犯罪团伙,明确了走私牛肉的来源和走私渠道,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起诉涉案犯罪嫌疑人,不仅严厉震慑了走私者和销售者,同时也为全市乃至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此类案件提供了参考和案例。

  钱洪伟同时也提醒市民:凡是沪上销售的“日本和牛肉”,不是欺诈,就是走私而来的疫区牛肉,市民一旦发现,可以通过12331热线向有关部门举报。     首席记者 潘高峰

  很后悔,跟错了老板

  嫌疑人陈某

  在这起牛肉走私案中,陈某扮演了接货人的角色。昨天,记者在看守所里见到他的时候,两鬓斑白的他显得十分落魄。说起在上海奋斗了七八年,却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所,陈某后悔不已:“走错了路,跟错了老板!”

  记者:你在“乡家”主要负责什么?

  陈:我就是个司机,负责运货的。

  记者:你知道运的是什么货吗?

  陈:牛肉。

  记者:那你知道这些牛肉是不能进口的吗?

  陈:(犹豫)开始不知道,后来时间长了,听别人说起,也就知道了吧。

  记者:那你前后帮着运了多少次货?

  陈:十几次吧,我是去年才进公司的,时间不长。

  记者:每次运的货有多少?

  陈:不一定的,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一般都是1000多公斤,被抓到的这次最多,有6000多公斤吧。

  记者:你帮着运这些货,公司给你多少钱?

  陈:我收入不高的,每个月几千块到一万多块吧,其实我就是个司机,开车的。

  记者:你来上海多久了?以前是干什么的?

  陈:(思考)具体哪一年记不清了,七八年了吧。我一直是帮人开车,玻璃厂、家具厂、快递公司……后来自己攒了钱买了一辆面包车,我是带车求职的,可惜走错了路,跟错了老板!

  日本人害了我

  嫌疑人徐某

  曾经在日本留学的徐某,回国后在一家日资公司工作,就是在这家公司他遇上了日本人重石。在其资助下,2013年他在仙霞路上开了一家“酒吧”。他想不到的是,一度他认为遇上了生命中的“贵人”,却想不到“贵人”的“帮助”别有代价。

  记者:你怎么会开这家酒吧的?

  徐:2006年,我在日本留学结束后回沪在一家日本人开的公司工作,认识了一个叫重石的日本人,他让我在仙霞路上开一家“乡家”酒吧,我投资10万元,由我担任法人代表,按照酒吧获利的百分之十给我回报。

  记者:这个日本人在酒吧投资多少?

  徐:我也不清楚。

  记者:那你和日本人山内、寺田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徐:我和重石喝酒时在酒吧和他们认识的,后来山内、寺田他们问我要不要日本和牛肉,如果要的话,就由寺田和我联系具体买卖的事情。

  记者:你买的这些肉去向是哪里?

  徐:有的是在酒吧里做成菜卖掉,有的卖给做冻品生意的孙先生。

  记者:你知道寺田的牛肉是哪来的吗?

  徐: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日本和牛肉。

  记者:对方有没有向你提供过检验检疫证明?

  徐:没有。

  记者:你知不知道日本牛肉是禁止进口的?

  徐:知道的。

  记者:那你知不知道山内、寺田、重石之间是什么关系。

  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一伙的吧。反正他们三个都会向我推销和牛肉,然后由寺田跟我交易。我是被他们害了。

原文来自:http://nrg.99114.com/article1/90645736_8.html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